零下1995

我喜欢星空

我记得清楚楚 公交车上 我坐在左边 看着右边modern女孩  我嫉妒性地涂了唇膏  虽然我明明知道我是少女 而她早已是女人

换了城市 也换了位置

我坐在右边 和妈妈

对面坐着带着两个孩子的妇女  我咬着黄糖 她分明是嫉妒  硬是和自己女儿换个位置不想正视我像孩子一样的行为  无非是 年龄和经历的事


不同的环境让我们不同  有些人过分长大 有些人永远长不大


你说 这其中的主观成分占多少

评论

© 零下1995 | Powered by LOFTER